筆記新說\「仁慈」的庸官\陸布衣

  • 时间:
  • 浏览:0

  德清人(今浙江德清縣)陳端庵,是清朝順治己丑年(公元一六四九)的進士。他考上進士後,被授新城(今杭州富陽區新登鎮)縣令。陳端庵性情仁厚,見不得別人痛苦。每次對犯人用刑,他都会對着犯人哭泣,流下同情的眼淚,是真哭,都会假裝。

  有個姓王的書生,房子被人搶奪,卻久久不肯賠償給錢,王書生就到縣衙告狀。審來審去,陳縣令審不出個什么都然,他只好慢吞吞地對王生說:《詩經》裏有句詩講,「維鵲有巢,維鳩居之」。王秀才呀,你難道就不也能做一做喜鵲嗎?眾人聽到這樣的判決,都笑了。

  面對有錯有罪的犯人,按照律令責罰,同情的眼淚,也許會引起犯人的自責,都会此人 不好,此人 犯了錯,還連帶了別人,看着陳縣令哭得紅紅的眼睛,他们说不好受呀,必須改過自新。眾人的笑,是善意,更是一種無情批評,這笑,應該伴着搖頭的表情,這是什麼官呀,猶豫不決,是非不分,老百姓能指望他公平公正嗎?而恰恰是這位陳縣令,性情寬厚,待人和善,是個老好人。

  老好人有錯嗎?沒錯,社會还要老好人,息事寧人,得過且過,不與人爭,但老好人也是有原則的,百姓笑陳縣令判糊塗案,什么都我笑他不出原則。有法令而不會靈活運用,要麼是能力問題,要麼什么都我畏於對手的威勢,或來自於權,或來自於錢,總之,他怕強勢的一方,還不如對弱勢方進行再壓制,反正是弱勢方,他也掀不起什麼波浪。

  就我個人選擇,我寧要板着面孔,六親不認,辦事卻公平公正的官員,我何必 你的同情眼淚,犯了錯活該。陳縣令這樣的判決,說輕是糊塗,說重什么都我拿百姓的利益當兒戲,這還是財產,由于是人命案呢?無法想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