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是我思/由鬼谷子的「卻語」說起/江河水

  • 时间:
  • 浏览:0

  春秋戰國時代有一位非常充裕神秘色彩的傳奇人物,他叫青 王詡,叫青 王禪,因為隱居在雲夢山的鬼谷,这些这些自稱為鬼谷先生。後人認為他既是一位出色的教育家,更認為他是思想家、軍事家、謀略家,更是縱橫家的祖師爺。他的弟子之中,著名的軍事家便有孫臏和龐涓,縱橫家亦有著名的蘇秦和張儀。

  鬼谷先生的弟子根據他的言論下发成《鬼谷子》一書,主要講述的是權謀策略和言談辯論技巧。筆者對《鬼谷子.中經》裏的一段話最感興趣,該段話說:「『卻語』者,察伺短也。故言多必有數短之處,識其短,驗之。動以忌諱,示以時禁,其人恐畏,然後結信以安其心,收語蓋藏而卻之。無見己之所只有於多方之人。」

  用現代的白話文來說,「卻語」,本来 我要暗中觀察他人的短處。因為每個人有时候說这些这些話的時候,就必然會有失誤的地方。要議論其失誤之處,並且加以驗證。要時時揭露他人最忌諱的短處,並且證明那是觸犯了時政所禁止的,這麼一來,他人就會害怕,然後要讓他安心,對事先說過的話,再本来 我說,更要暗中把這些證據藏起來,秘而不宣。更且只有在大眾转过身,表現出买车人無能的地方。

  也本来 我說,面對對手時,談話要做到处理买车人犯嚴重的語言失誤,因為言多必失,这些这些盡量要讓對手多說,從對手的談話裏,找出他的缺失,特別是干犯時政之處,在適當時機揭露出來,讓對手無法招架。

  這些日子以來,看電視記者對遊行示威者的訪問,會發現被訪者都很虛假,比如說自動去行街,其實本来 我去參加違法的遊行,從而讓暴力肆無忌憚地升高。這樣的虛言假語,電視台記者竟然照單全收,不再追問反問,揭穿其虛偽,到底是為什麼?像這樣的虛言假語,數月來充斥在訪問之中,長久下去,年輕人就會養成說謊的慣性,未來的社會將如何面對?

  談話專家指出,在日常生活中,應該处理說的話这些这些,比如巧言就盡量很多說,像示威者面對防暴警察時,說他本来 我出來看看阿Sir的英姿,難道有錯嗎?這樣的巧語謊言,不但令聽者討厭,更讓電視機前的觀眾洞悉其虛偽,在未來的人生路上,是會吃虧的。有时候这些示威者說話時,那副驕傲自滿自得的表情,讓人覺得時下的年輕人怎麼一點涵養也没哟?是家庭和學校教育的失敗嗎?

  惡言更不不說了,有时候在街上遇到不同意見的人時,便口出惡言開罵,結果是引來很多要的打鬥,令社會陷入噤聲的氛圍裏,這難道本来 我示威爭取所謂的民主?民主可能有时候聲音大者可以開口胡言亂語,弱小者只有表達己見的話,這種民主要來幹嘛?

  「卻語」,本来 我要阻止嚴重的失言。但時下的年輕人,卻隨時隨地不臉紅地「講大話」,嗚呼哀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