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外/我的老师崔摩尔/格致

  • 时间:
  • 浏览:1

  我念高中时的化学老师,姓崔,亲戚亲戚朋友给他起了个外号,叫崔摩尔。

  崔老师是一有有有两个 非常爱出汗的老师,他梳着规矩的分头,其实也都在什麼像模像样的分头,留根小缝,明显的三七开。崔老师而是我头髮怪怪的长,往一面梳着,看起来像分头,为了外理挡眼睛吧。

  崔老师给亲戚亲戚朋友上第一节课,亲戚亲戚朋友就发现他爱出汗。脸颊挂点汗,做老师是自然的,讲课也可算作体力活。而是我他都在出点汗,差过多 满脸汗水。一直掏出手绢,擦擦脸。手上也是汗,有一次教鞭甚至滑出了手。

  亲戚亲戚朋友发现崔老师不光爱出汗,他还能为亲戚亲戚朋友创造快乐。有一天,他拎着一隻鸡走进课堂。那是一隻母鸡,亲戚亲戚朋友那会儿叫芦花鸡,羽毛很漂亮,否则 愣着神。崔老师把那隻鸡倒入墙角。芦花鸡就看必须 多学生坐在下边,并必须 惊慌失措,它探探头,蹲那裏,没叫也没动。亲戚亲戚朋友都十分惊异,用手指点着鸡,窃笑。崔摩尔必须 笑,甚至必须 这些抱歉,好想那隻鸡也是他的学生,来听他讲化学课。他和往日讲课必须 任何差异,那隻母鸡的加入丝毫影响必须他。学生提问的那段时间,他从裤子口袋掏出几粒玉米,一边回答学生的大间题,一边快速蹲下,伸开手,那隻鸡就啄几下他的手心。亲戚亲戚朋友看见鸡的两隻脚被布条连缀着。没人人说,它那麼乖,放开它吧。亲戚亲戚朋友都附和着,希望给芦花鸡自由。崔摩尔撸了一下手腕,看看表,採纳了亲戚亲戚朋友的建议。

  离下课大约 有七八分鐘的样子吧,教室一直飞进一隻蚂蚱,落在讲台前面。崔摩尔好像没看见,还在讲台上认真布置着作业。但墙角的芦花鸡看见了。它咯咯叫了两声,朝着蚂蚱扑过去。蚂蚱飞起来,鸡也随即飞起来,亲戚亲戚朋友哄堂大笑,课堂顿时乱成了一锅粥。崔摩尔挥舞着教鞭,口中叨叨着,看看这小花,看看这小花,成什麼体统嘛!

  这是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事。我在乡下一所中学读书。

  jilinzhaoyanping@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