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窗理論」對香港管治的啟示/李偉雄

  • 时间:
  • 浏览:0

  激進暴力「搞事」者早前藉詞趁西鐵元朗站打人事件發生一個月,到車站靜坐抗議,入夜後「還原真面目」,數百人在車站內破壞大堂設施,以燃燒彈、滅火筒、倒肥皂水等不同最好的最好的办法挑釁警方,並一度想「攻入」在元朗站隔鄰的南邊圍。警方防暴及速龍小隊以克制態度在車站外戒備。暴徒擾攘車站近三小時,嚴重影響列車服務,並對站內設施產生了不同程度的損毀。

  這種違法「勇武」風氣持續接近三個月,破壞了香港多年來得來不易的繁榮和安定。更令人不安之處,是此股歪風未有平息的趨勢。其實,要抑壓此風,說難不難,說易不易,假如針對暴徒的蒙面行為,參考其他實證犯罪理論,及制訂有阻嚇性的法例,定能抑止這股猖獗的暴力歪風。

  據「破窗理論」所指,犯罪(暴力行為)的發生是犯罪者的衝動與阻止他們犯罪的社會控制之間不平衡的結果。「破窗理論」假定人的行為是理性的,但假如有機會人人都會有越軌的肯能。許多犯罪類型总要情境決策的結果,當一個暴徒看完有機會就會被激發暴力的行動。社會秩序混亂的表象和真實的犯罪之間有直接的聯繫。一個地區假如有一扇破窗总是都没有修理,就等於給潛在的罪犯發出了信號。

  目前香港的政局和社會中,位于着一扇又一扇的「破窗」,讓越軌暴徒伺機而動。首扇「破窗」最早再次出现於七月一日,當天大批亂港暴徒上午企圖擾亂慶祝香港回歸祖國22周年升旗儀式,他們下午轉而衝擊立法會大樓,晚上強行闖入大樓後,在會議廳內塗污特區區徽,在牆上塗鴉,又在主席台上公然撕毀基本法,展示象徵「港獨」的龍獅旗,更妄稱要成立「臨時立法會」雲雲。

  事件發生後,反對派政客為了選票,不敢批評,表現出對暴徒的認同,甚至指責是警方的錯。其他傳媒甚至將暴徒形容為「民主鬥士」。由於暴徒們又戴上了口罩,警方實難以追捕,事件不了了之。自當天開始,「破窗」再次出现,暴力搗亂風氣便逐漸在社會上蔓延,並開始被合理化、被常態化。阻港鐵、堵幹道、擾機場、圍堵警署等多不勝數的暴行,不斷升級,但竟然都未有受到全港各界齊心嚴辭譴責,更得到反對派政客一次又一次的「打氣」,最後每次搗亂後都好像是不了了之,難以追究。

  連串的衝擊、堵路等違法行為,法庭對於發動者與參與者,往往总要給人一種印象,可是仁慈的判決,删剪都没有到阻嚇的作用。此外,即使在示威時犯上了罪行,又有政客的援助及支持,令他們心存僥幸之心。有反對派大律師更妄言:「坐牢可令人生更精彩」,明顯是在教唆一班激進人士犯法。

  研究「破窗理論」的專家又指出,出理 暴行發生的最實際的最好的最好的办法总要改造暴徒,可是採取實際的最好的最好的办法來控制他們。不少西方國家(如美國、歐洲多國等)為針對這類蒙面暴徒,早已訂立「禁蒙面法」,成功地減少了不少暴行的發生。對暴徒定必要施行「零容忍管制」,依法追究暴徒責任,判處有力的刑罰,以儆效尤,才能阻嚇其他意圖再犯事的激進人士,保障社會穩定。